主頁 > 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
【史丹利隨筆】中環的一樓一凰(史丹利)(第124期)

寫稿寫到無乜靈感,唯有出賣自己同出賣朋友。做金融呢一行,尤其是做資本市場,壓力真係好大,電視電影成日呃人話去老蘭Happy Hour,彷似成個中環都係酒鬼。事實係,除了飲酒chill可以減壓之外,叫雞也可以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我寫鹹故的前世今生(史丹利)(第123期)

為什麼要寫鹹故?若從根本入手,概念上可演繹為,為什麼要寫作。著名人類學家Yuval Noah Harari寫了本暢銷新書《Homo Deus: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》,當中有預言過人類未來發展,類似就係機械和智能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PTGF是咪KFC?(史丹利)(第122期)

無啦啦網上炒起了Part Time Girl Friend (PTGF)的討論,大致我疏理出來的討論重點有兩個。(一)PTGF是咪雞?(二)其中一位PTGF在網上把恩客資料公開。談不上見多識廣,PTGF都係我呢兩三年出嚟工作才聽得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與僧侶交合的 色慾之夜(史丹利)(第121期)

雖然貴為一個男,可惜自從工作之後,我已經少了很多時間去沉醉於動漫的世界。唯獨最近有一套動漫,風靡網上各大社交媒體,那就是《與僧侶交合的色慾之夜》。動畫內容尚在連載,大致係講女主角深谷美櫻在參加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舍堂文化要識玩(史丹利)(第120期)

唔講唔知,原來薄扶林大學有玩「JJ打頭」的舍堂文化,我這個馬料水大學的,真係望塵莫及。四年大學都係一間幾好玩的宿舍度過,都算經歷過幾好玩的宿堂文化。其實玩得瘋的舍堂文化不是什麼大罪過,好像現在喜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一張枱的威力(史丹利)(第119期)

去夜場的次數並不多,不過都去得幾雜。正路如日本、香港、南韓和台灣等一定去過,連斯里蘭卡的夜店我都去過。每一次去我都係以獵奇的心態,因為夜場很反映一個地區的文化,所以每一次去夜店,我都會跟自己說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帝象與封建(史丹利)(第118期)

特首選舉完了,我覺得好好笑,不知怎地想講講何為封建。我有感而發,人的確的進步了,腦袋的功能是提升了,但裡子不變,封建的思維原來從未消退過。呢一個字好難定義。如果打開AOC的話,封建時代就係指技術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媾女課程搵人笨(史丹利)(第117期)

現在睇新聞倍感辛酸,唔開心的新聞特別多,整個社會都聚集了負能量。上星期睇過一單奇聞,講香港有無良商人教班媾女,target一些媾唔到女的毒男,每個學員收人萬三蚊。睇完之後,差點叫我喊出來。一般毒男已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女人,係銷售最大的武器(史丹利)(第116期)

雖然我沒有嚴謹地讀過商科,但也知道有一個銷售術語,叫做衝動購買(Impulse Buy)。顧名思義,就係講一個人,本身無意識去消費,最後卻無啦啦衝動地付了錢。因為付錢時不是因為消費品的優劣,而是因為那一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爆房錢的計算(史丹利)(第115期)

年輕人的居住問題,絕對是社會問題,因為樓價實在十分之高,一般年輕人都負擔不來。除非,你天生好命,一出世就有一個廿四孝好爸爸,咁就不用一勞,也可以永逸了。甚至,很多網絡名人都以爆房連上土地、房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