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
【史丹利隨筆】不要讓邪花入宅(史丹利)(第129期)

香港呢幾年少了一些以金融或夜場為題的電影,適逢今夏《私人會所》將會上映,想必可讓一班餓女餓了很久的戲迷大快朵頤。小弟有份參與《私人會所》一秒鏡頭,憑藉這一秒,距離我提名金像獎最佳新人又邁進了一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賣金、賣肉、釣狗公(史丹利)(第128期)

三不五時,網上討論區都會有苦主申訴自己如何被騙炒倫敦金,然後輸光光,甚至電視《男人唔可以窮》都有類似的背景。倫敦金如何騙人,不是本文的重點,重點在於搵客的技倆。網上搵客,最啱就係捕捉一些咸濕的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女實習生食用手冊(史丹利)(第127期)

中金爆出高層黃潔,化身「性暗示星矢」,利用天馬流星拳般的wechat攻勢,引誘女實習上床以獲得利益。記得兩年多前,我在《策略王》寫專欄,都寫過投行上司如何引誘獵食女下屬。投行高層食妹妹,不是一個特例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古人的讀書方法(史丹利)(第125期)

呢排被邀請出席好多奇怪的講座,其中一個係去中學分享讀書方法,真夠奇哉怪也。憑我這滿腥銅臭料子也學人講讀書?大概是我出過書,長期寫作,騙到人。社會對讀書人、文字工作者尚存幾份尊重。幾偉大領袖也有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中環的一樓一凰(史丹利)(第124期)

寫稿寫到無乜靈感,唯有出賣自己同出賣朋友。做金融呢一行,尤其是做資本市場,壓力真係好大,電視電影成日呃人話去老蘭Happy Hour,彷似成個中環都係酒鬼。事實係,除了飲酒chill可以減壓之外,叫雞也可以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我寫鹹故的前世今生(史丹利)(第123期)

為什麼要寫鹹故?若從根本入手,概念上可演繹為,為什麼要寫作。著名人類學家Yuval Noah Harari寫了本暢銷新書《Homo Deus: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》,當中有預言過人類未來發展,類似就係機械和智能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PTGF是咪KFC?(史丹利)(第122期)

無啦啦網上炒起了Part Time Girl Friend (PTGF)的討論,大致我疏理出來的討論重點有兩個。(一)PTGF是咪雞?(二)其中一位PTGF在網上把恩客資料公開。談不上見多識廣,PTGF都係我呢兩三年出嚟工作才聽得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與僧侶交合的 色慾之夜(史丹利)(第121期)

雖然貴為一個男,可惜自從工作之後,我已經少了很多時間去沉醉於動漫的世界。唯獨最近有一套動漫,風靡網上各大社交媒體,那就是《與僧侶交合的色慾之夜》。動畫內容尚在連載,大致係講女主角深谷美櫻在參加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舍堂文化要識玩(史丹利)(第120期)

唔講唔知,原來薄扶林大學有玩「JJ打頭」的舍堂文化,我這個馬料水大學的,真係望塵莫及。四年大學都係一間幾好玩的宿舍度過,都算經歷過幾好玩的宿堂文化。其實玩得瘋的舍堂文化不是什麼大罪過,好像現在喜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一張枱的威力(史丹利)(第119期)

去夜場的次數並不多,不過都去得幾雜。正路如日本、香港、南韓和台灣等一定去過,連斯里蘭卡的夜店我都去過。每一次去我都係以獵奇的心態,因為夜場很反映一個地區的文化,所以每一次去夜店,我都會跟自己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