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史丹利隨筆 史丹利

【史丹利隨筆】男人最忌女人黑(史丹利)(第107期)

女人怕黑,是怕皮膚曬黑,有暗啞,黑色素集中,影響吹彈可破的肌膚。男人也怕女人黑,本質上大家怕的東西,是相同的。一般來講,我認識的男生朋友不像女生吹毛求疵,並不特別鐘意或討厭什麼顏色。只有一個情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食女跛佬(史丹利)(第106期)

因為太耐都媾唔到女的關係,早幾日我決定去向一位朋友拜師學藝,學費係我幫了他一個忙,請了他吃一頓飯。他人很好,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差不多傾囊相授,只可惜他這位學生資質太低,恨鐵不成鋼,畢不到業,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天龍八部的意淫(史丹利)(第105期)

這幾日閒來無事重揭《天龍八部》這部金庸經典,原著是最好睇,電視劇卻是永遠不可能拍得好看,因為三條主角線穿插藏閃,情節之間又時而重疊,時而分離,但又亂中有序。林志穎、胡軍千禧年初拍的電視劇版本已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初出江湖之地(史丹利)(第104期)

我有一位質素很高的朋友,他的社會地位很高,學養很豐富,人非常醒目而且有點火氣、自負。志趣相投,所以大家年紀相差很遠,但依然做得到好朋友。這個故事礙於他身份和社會地位,不便公開。平時我跟這位朋友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強與不強之間(史丹利)(第103期)

有一些東西,我永遠無法解理。正如《少林足球》憤世嫉俗的旋風地堂腿問了一句:「點解我咁靚仔,但係甩頭髮?」亦正如我,點解我咁靚仔,但係媾唔到女。讀書時期有一位小師弟,是出名的淫棍,綽號「邪骨天王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刁王的秘密武器(史丹利)(第102期)

這兒講一位點頭之交,他是行內大名的刁王,絕對是貨真價實的那種,而不是自吹自擂的那種。這位人兄本來已經刁如輪轉,我粗略估計他一個月可能做近二十億港元的額度,拉勻一個星期就已經過幾億。他做的刁有別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怪雞與他們的產地(史丹利)(第101期)

我很久也沒有隨團跟大隊去唱歌跳舞,腦海中倒是有一些殘留的回憶。話說那陣子一大伙吃慣好東西,出入「花園」、尖東、灣仔一些頗有質素的夜總會。某一日,帶頭大哥吃慣魚翅,忽然想吃粉絲,說要去旺角最地獄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台灣夜場趣聞(史丹利)(第100期)

精乖伶俐的史丹利向來深居簡山,比較少去香港夜場。難得數星期前半工幹性質去了台灣,寶島風好啊,張震嶽又唱話台妹愛我,我只好勉為其難去台灣夜場見識見識。由於突發性出trip,我被逼住在出名猛鬼的台北Gr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獅子山下水性楊花(史丹利)(第99期)

截稿前剛剛去完香港右翼智庫獅子山學會的週年晚宴,說來慚愧,我第一次聽獅子山學會的名號是從其對家炮台山學會口中聽回來。獅子山學會講自由市場,講自由經濟,奉佛利民、海耶克為神明。這些主張跟左翼的反...

【史丹利隨筆】節日呻吟(史丹利)(第98期)

我最近患上了一種病,屬於週期病症,病症就係每逢佳節就會無病呻吟,想搵個伴兒陪我過。認識我的朋友都知我係非常活躍玩facebook,呢排都按捺不住節日的空虛,胡說八道叫救命。這個心病潛伏期很長,平時不會...